居家辦公會讓你陷入工作以及生活之間的僵局嗎?

目前的研究結果,各有所據,而顯得分歧。Gadeyne等人(2018)發現,這與員工的整合偏好(即對模糊的工作與家庭界線的個人偏好)有關;低整合偏好的員工會清楚劃分工作與家庭的疆界、具有明確區隔,高整合偏好的員工則傾向將工作與家庭結合、彼此無法分割。因此,整合偏好愈高的員工,對居家辦公時的ICT使用(包括手機、桌電及筆電)會有較高的自主性與控制感,而能減緩在工作之外的時間使用ICT所產生的工作對家庭衝突。 繼續閱讀 居家辦公會讓你陷入工作以及生活之間的僵局嗎?

擴大同事的貢獻,是件好事?

建言是指員工自發性地表達出有利於組織進步的看法、點子或建議,而過去的研究較多都表示建言對於績效有正面的影響,但同時可能威脅到接收者的自尊,對雙方關係造成負面影響。這些研究一般在探討建言對的建言歷程中兩個主要角色的影響,但Bain、Kreps、Meikle與Tenney(2021)則認為建言歷程中,旁人的反應同樣也會對建言者有所影響。
四位研究者認為當我們在討論的過程中,針對他人的建言表示贊同會讓我們以及建言者受益,而這種對建言貢獻公開表示支持與贊同,並歸功於建言者的行為他們稱為擴大化(amplification)。 繼續閱讀 擴大同事的貢獻,是件好事?

吃甜食真的能提升工作場所的創造力?

Xu等人(2022)為了檢驗究竟何種味覺的刺激能夠影響創造力,蒐集了一系列味覺測驗的資料。研究發現,甜味的味覺刺激比起其他酸味、苦味等更有助於創造力的表現。此外,甜味雖然不與正向的情緒激發有所關連,但甜味作為一種正向的內隱情感線索,可以增加認知靈活性與創造力。 繼續閱讀 吃甜食真的能提升工作場所的創造力?

在創業裡,臉的吸引力重要嗎?

迄今為止,儘管社會越來越期望企業家(entrepreneur)在剛開始創業時可以表現出模範的領導,但還是很少有研究探討臉部的外觀與創業間的關係。Stefanidis(2022)為了補足這研究的缺口,透過使用視覺計算工具和企業家和非企業家的樣本,調查了三個面部特徵──面部寬高比(facial width‐to‐height ratio, fWHR)、顴骨突出(cheekbone prominence)和面部對稱性(facial symmetry)──與個人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和創立公司的業績是否相關。最後研究指出顴骨突出、面部對稱性和整體面部外觀與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有關;然而, fWHR 與個人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反而是無關。 繼續閱讀 在創業裡,臉的吸引力重要嗎?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發現自己的感冒沒辦法在面試前康復,在這種情況下,你會選擇帶病上陣還是延期面試時間呢?如果選擇帶病上陣,會不利於錄取嗎?事實上,帶病上陣真的有可能會影響你的錄取率。
當求職者在生病狀態下去面試時,雖然不會讓面試官覺得自己不值得信任,卻會讓面試官對自己的能力產生質疑。因為生病可能會降低一個人完成工作職責與領導團隊的可能性,因此面試官會覺得生病的求職者可能無法在未來工作上有良好的表現。 繼續閱讀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對某些主管來說,他們擔憂自己和異性部屬的互動模式會逾越性別界線,從而增加了許多人際焦慮。面對這種情況,有些人會試著以幽默來軟化由性別差異所帶來的焦慮,試圖增加對方的好感,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一項研究發現,在進行求職面試的情境中,如果面試官所處的公司特別強調性別意識,在面對到異性面試者時,可能會引起面試官較高程度的人際焦慮,而這份人際焦慮進而可能影響到是否願意錄取的意願。
  在面對跟異性同事互動所引起的人際焦慮時,那份焦慮某部分可能是因為不熟悉的性別界線所導致的恐慌;也可能來自於對異性族群的過度負面預期。 繼續閱讀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坐擁高薪真的好嗎?

擁有高薪一直是許多人的目標。這樣看起來擁有高薪似乎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高薪雖然可以減少財務壓力,但也代表著在工作中要承擔更大的責任與壓力,因為組織也期望有領取高薪的員工能夠提供更多的生產力,導致員工在工作中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與精力。 繼續閱讀 坐擁高薪真的好嗎?

權力真的只會使掌權者腐敗與自私嗎?

過往大眾媒體常常形容掌權者是腐敗的、虛偽的,甚至認為權力會促使個人聚焦於自己相關的目標與利益而無視他人。但在組織中,權力可能增加掌權者對於組織的認同並將組織目標視為個人的目標,而認為有責任完成這些集體目標的任務。 繼續閱讀 權力真的只會使掌權者腐敗與自私嗎?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互惠互利可以說是維繫社會和諧的重要行為。但是,當我們的幫助並不能為對方帶來好處時,對於幫助者而言,可能會感到罪疚。

當我們面對幫助失敗,我們很可能會產生自我疼惜(self-compassion),也就是在面對挑戰或痛苦時,能同理並善待自己的程度。但單純降低罪疚感並不能讓幫助者重新幫助他人,重要的是,自我疼惜感會增加幫助行為的自我效能感,讓幫助者認為自己在相信自己在未來可以幫得上忙。 繼續閱讀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傷人七分,損己三分:主管對部屬的不當對待其實也會自傷

難道主管對於自己的不當行為完全沒有感覺嗎?會不會其實也會帶給自己不好的影響呢?不當督導是指主管會用帶有敵意的言語或是非口語行為對待部屬,只是不涉及身體接觸的肢體攻擊;通常主管扮演著攻擊手,而部屬則被視為受害者。但是,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即便主管是不當督導的攻擊方,也會間接地受到一些負面影響。 繼續閱讀 傷人七分,損己三分:主管對部屬的不當對待其實也會自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