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焦慮也可能讓員工變得不道德?

在COVID-19的影響下,面對病毒襲來的不安定因素,難免導致人類產生擔憂;而焦慮會讓個人將注意力聚焦於自身,並促進利己的行為,因此員工便有可能做出利己傷人的舉動。近期一項在疫情期間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多達32%的員工會偽造顧客紀錄,有29%的員工會向管理層級回報非真實的訊息;也就是說COVID-19除了為組織帶來經濟上的營運困難外,也因為人們對疫情的恐慌而間接帶來了員工從事不道德行為(unethical behavior)的機會。 繼續閱讀 新冠焦慮也可能讓員工變得不道德?

工作時感到精神不濟嗎?也許只是時間使你無法發揮創造力

事實上,這並不是什麼民間的娛樂測驗,而是由心理學家實際提出的理論,透過測驗方法,提出了「時型」(chronotype)的概念,也就是身體裡特別的基因,會影響著一個人的生理時鐘(Roenneberg et al., 2003)。對於時型為早型的人,早起工作並不是一件難事,並且可以在白天保持著良好的精神;而時型較晚的人剛好相反,早起對他們而言是痛苦的,但是在夜晚時精神卻異常良好,並且做事效率可以明顯提升。 繼續閱讀 工作時感到精神不濟嗎?也許只是時間使你無法發揮創造力

當你幫助他人失敗後,你會選擇繼續幫助還是減少幫助?

在職場中,同事經常會需要在工作上互相幫助,然而,員工幫助同事時所付出的努力並不總是成功的。相反的,這些努力可能因為多種原因而失敗,例如:員工可能缺乏幫助同事所需的能力,並提供無效的幫助,從而限制同事的效率。那麼,當員工幫助失敗時,究竟會對員工本身有甚麼樣的影響呢? 繼續閱讀 當你幫助他人失敗後,你會選擇繼續幫助還是減少幫助?

能以貌取人嗎?政客的外表和不道德的行為

在選擇政治家和CEO等重要領導者時,面部外觀是很重要,而它是否可以預測被選中的領導者的能力和行為? 透過選擇效應(behaviour effect),在最後的結果發現,通常可以將特質分成三種,犯罪(犯罪的、經濟上貪婪地和外表上支配的)、吸引力(外表的吸引力、有魅力的、誠實的、討人喜歡的和正直的)和能力(有能力的和有條理的)。 繼續閱讀 能以貌取人嗎?政客的外表和不道德的行為

擴大同事的貢獻,是件好事?

建言是指員工自發性地表達出有利於組織進步的看法、點子或建議,而過去的研究較多都表示建言對於績效有正面的影響,但同時可能威脅到接收者的自尊,對雙方關係造成負面影響。這些研究一般在探討建言對的建言歷程中兩個主要角色的影響,但Bain、Kreps、Meikle與Tenney(2021)則認為建言歷程中,旁人的反應同樣也會對建言者有所影響。
四位研究者認為當我們在討論的過程中,針對他人的建言表示贊同會讓我們以及建言者受益,而這種對建言貢獻公開表示支持與贊同,並歸功於建言者的行為他們稱為擴大化(amplification)。 繼續閱讀 擴大同事的貢獻,是件好事?

在創業裡,臉的吸引力重要嗎?

迄今為止,儘管社會越來越期望企業家(entrepreneur)在剛開始創業時可以表現出模範的領導,但還是很少有研究探討臉部的外觀與創業間的關係。Stefanidis(2022)為了補足這研究的缺口,透過使用視覺計算工具和企業家和非企業家的樣本,調查了三個面部特徵──面部寬高比(facial width‐to‐height ratio, fWHR)、顴骨突出(cheekbone prominence)和面部對稱性(facial symmetry)──與個人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和創立公司的業績是否相關。最後研究指出顴骨突出、面部對稱性和整體面部外觀與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有關;然而, fWHR 與個人成為企業家的可能性反而是無關。 繼續閱讀 在創業裡,臉的吸引力重要嗎?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發現自己的感冒沒辦法在面試前康復,在這種情況下,你會選擇帶病上陣還是延期面試時間呢?如果選擇帶病上陣,會不利於錄取嗎?事實上,帶病上陣真的有可能會影響你的錄取率。
當求職者在生病狀態下去面試時,雖然不會讓面試官覺得自己不值得信任,卻會讓面試官對自己的能力產生質疑。因為生病可能會降低一個人完成工作職責與領導團隊的可能性,因此面試官會覺得生病的求職者可能無法在未來工作上有良好的表現。 繼續閱讀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對某些主管來說,他們擔憂自己和異性部屬的互動模式會逾越性別界線,從而增加了許多人際焦慮。面對這種情況,有些人會試著以幽默來軟化由性別差異所帶來的焦慮,試圖增加對方的好感,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一項研究發現,在進行求職面試的情境中,如果面試官所處的公司特別強調性別意識,在面對到異性面試者時,可能會引起面試官較高程度的人際焦慮,而這份人際焦慮進而可能影響到是否願意錄取的意願。
  在面對跟異性同事互動所引起的人際焦慮時,那份焦慮某部分可能是因為不熟悉的性別界線所導致的恐慌;也可能來自於對異性族群的過度負面預期。 繼續閱讀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傷人七分,損己三分:主管對部屬的不當對待其實也會自傷

難道主管對於自己的不當行為完全沒有感覺嗎?會不會其實也會帶給自己不好的影響呢?不當督導是指主管會用帶有敵意的言語或是非口語行為對待部屬,只是不涉及身體接觸的肢體攻擊;通常主管扮演著攻擊手,而部屬則被視為受害者。但是,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即便主管是不當督導的攻擊方,也會間接地受到一些負面影響。 繼續閱讀 傷人七分,損己三分:主管對部屬的不當對待其實也會自傷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在重視道德倫理的華人社會,整個社會運行於道德規範之下,在行為之前需要以「他人及社會的觀感」作為優先考量,若是違反了,便會產生「丟臉」、「羞恥」的情緒。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便發展出獨有的「恥感文化」。然而,人們何時會產生羞恥感,以及在歷經負向情緒後會如何自我復原呢? 繼續閱讀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