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對某些主管來說,他們擔憂自己和異性部屬的互動模式會逾越性別界線,從而增加了許多人際焦慮。面對這種情況,有些人會試著以幽默來軟化由性別差異所帶來的焦慮,試圖增加對方的好感,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一項研究發現,在進行求職面試的情境中,如果面試官所處的公司特別強調性別意識,在面對到異性面試者時,可能會引起面試官較高程度的人際焦慮,而這份人際焦慮進而可能影響到是否願意錄取的意願。
  在面對跟異性同事互動所引起的人際焦慮時,那份焦慮某部分可能是因為不熟悉的性別界線所導致的恐慌;也可能來自於對異性族群的過度負面預期。 繼續閱讀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互惠互利可以說是維繫社會和諧的重要行為。但是,當我們的幫助並不能為對方帶來好處時,對於幫助者而言,可能會感到罪疚。

當我們面對幫助失敗,我們很可能會產生自我疼惜(self-compassion),也就是在面對挑戰或痛苦時,能同理並善待自己的程度。但單純降低罪疚感並不能讓幫助者重新幫助他人,重要的是,自我疼惜感會增加幫助行為的自我效能感,讓幫助者認為自己在相信自己在未來可以幫得上忙。 繼續閱讀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在重視道德倫理的華人社會,整個社會運行於道德規範之下,在行為之前需要以「他人及社會的觀感」作為優先考量,若是違反了,便會產生「丟臉」、「羞恥」的情緒。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便發展出獨有的「恥感文化」。然而,人們何時會產生羞恥感,以及在歷經負向情緒後會如何自我復原呢? 繼續閱讀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違反道德但利組織的行為到底是好是壞?

今天要來分享的是一篇頗能道出人性的文章。這篇文章以縱貫的方式探討員工在做出違反道德的利組織行為(unethical pro-organization behavior, UPB)後會所產生甚麼感受,而這些感受又會對該員工後續的行為有甚麼影響。 繼續閱讀 違反道德但利組織的行為到底是好是壞?

動物與組織的交集

喜歡動物的你,是否曾幻想過與自己的寵物一起工作呢?
動物為人類的生理與情感上提供了支持,愈來愈多人以養寵物代替生育孩子,牠們對於人們的生活產生了重要影響,已與我們密不可分,但對於動物與組織之間的研究卻非常的稀少,因此Kelemen、Matthews、Wan與Zhang(2020)提出了動物與組織間的交集,並給予了未來理論發展的建議。

繼續閱讀 動物與組織的交集

目標不是越高越好哦!

「目標設定」是這幾年來很熱門的話題之一,不論是對人生目標或工作目標,我們好像都要先許下幾個看起來很厲害的願望,一年才算開始。不過在工作上,訂定目標的方式要小心並有所節制唷,如果過度期望公司成長而指派了難以達成的目標,有時候反而會適得其反 繼續閱讀 目標不是越高越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