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時當超人比較好嗎?假裝幸福還是揭露低潮?

正為私事經歷艱難困境的我們該怎麼辦?應該在工作中表達自己的真實情緒;還是隱藏自己內心狀態,假裝自己很幸福才好呢?研究結果發現:在工作等專業情境下,假裝幸福者相較於表現真實情緒者,前者雖然顯得不誠實,但卻被認為是更有能力的,而因此更獲信任,便更易獲聘用,或被賦予重任。 繼續閱讀 工作時當超人比較好嗎?假裝幸福還是揭露低潮?

伸出的橄欖枝是促進團隊成員暢所欲言的鑰匙

作為帶動整體組織迎接挑戰的領導者,更需要從不同員工身上徵求即時且有效的建議,才能確保團隊成果與組織效率的穩定發展。然而,組織中的階級制度會使得地位較低的員工難以輕易表達出自己的想法,尤其是他們對潛在危害的擔憂。因此,如何打開團隊建言的大門,一直是領導者所必須面對的難題。 繼續閱讀 伸出的橄欖枝是促進團隊成員暢所欲言的鑰匙

能以貌取人嗎?政客的外表和不道德的行為

在選擇政治家和CEO等重要領導者時,面部外觀是很重要,而它是否可以預測被選中的領導者的能力和行為? 透過選擇效應(behaviour effect),在最後的結果發現,通常可以將特質分成三種,犯罪(犯罪的、經濟上貪婪地和外表上支配的)、吸引力(外表的吸引力、有魅力的、誠實的、討人喜歡的和正直的)和能力(有能力的和有條理的)。 繼續閱讀 能以貌取人嗎?政客的外表和不道德的行為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發現自己的感冒沒辦法在面試前康復,在這種情況下,你會選擇帶病上陣還是延期面試時間呢?如果選擇帶病上陣,會不利於錄取嗎?事實上,帶病上陣真的有可能會影響你的錄取率。
當求職者在生病狀態下去面試時,雖然不會讓面試官覺得自己不值得信任,卻會讓面試官對自己的能力產生質疑。因為生病可能會降低一個人完成工作職責與領導團隊的可能性,因此面試官會覺得生病的求職者可能無法在未來工作上有良好的表現。 繼續閱讀 近期有工作面試,但我生病了該怎麼辦:當面試官在面試生病的求職者時,心裡在想什麼?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對某些主管來說,他們擔憂自己和異性部屬的互動模式會逾越性別界線,從而增加了許多人際焦慮。面對這種情況,有些人會試著以幽默來軟化由性別差異所帶來的焦慮,試圖增加對方的好感,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一項研究發現,在進行求職面試的情境中,如果面試官所處的公司特別強調性別意識,在面對到異性面試者時,可能會引起面試官較高程度的人際焦慮,而這份人際焦慮進而可能影響到是否願意錄取的意願。
  在面對跟異性同事互動所引起的人際焦慮時,那份焦慮某部分可能是因為不熟悉的性別界線所導致的恐慌;也可能來自於對異性族群的過度負面預期。 繼續閱讀 #MeToo運動後,難以捉摸的兩性互動

權力真的只會使掌權者腐敗與自私嗎?

過往大眾媒體常常形容掌權者是腐敗的、虛偽的,甚至認為權力會促使個人聚焦於自己相關的目標與利益而無視他人。但在組織中,權力可能增加掌權者對於組織的認同並將組織目標視為個人的目標,而認為有責任完成這些集體目標的任務。 繼續閱讀 權力真的只會使掌權者腐敗與自私嗎?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互惠互利可以說是維繫社會和諧的重要行為。但是,當我們的幫助並不能為對方帶來好處時,對於幫助者而言,可能會感到罪疚。

當我們面對幫助失敗,我們很可能會產生自我疼惜(self-compassion),也就是在面對挑戰或痛苦時,能同理並善待自己的程度。但單純降低罪疚感並不能讓幫助者重新幫助他人,重要的是,自我疼惜感會增加幫助行為的自我效能感,讓幫助者認為自己在相信自己在未來可以幫得上忙。 繼續閱讀 幫助失敗後的自我疼惜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在重視道德倫理的華人社會,整個社會運行於道德規範之下,在行為之前需要以「他人及社會的觀感」作為優先考量,若是違反了,便會產生「丟臉」、「羞恥」的情緒。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便發展出獨有的「恥感文化」。然而,人們何時會產生羞恥感,以及在歷經負向情緒後會如何自我復原呢? 繼續閱讀 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這位員工是不是可能的高潛力,組織要怎麼判斷呢?

領導是組織成功的關鍵,但組織需要更有效地根據未來潛力與當前績效人才進行分類。因此對領導潛力的評估是否真正增加了價值或加強了人才審查和分類過程,成了現今很多職場上需要注意的問題。 繼續閱讀 這位員工是不是可能的高潛力,組織要怎麼判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