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不到主管的期望,讓你自我懷疑了嗎?

撰文者:中原心理學系 工商心理學研究室助理研究員 陳奕旬

子曰:「行己有恥」。

在重視道德倫理的華人社會,整個社會運行於道德規範之下,在行為之前需要以「他人及社會的觀感」作為優先考量,若是違反了,便會產生「丟臉」、「羞恥」的情緒。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便發展出獨有的「恥感文化」。

「恥(shame)」是一種源自於內在的自我評價與社會認定所引起的威脅感,個體為了要保護與防衛自我,減少隨之而來的負向情緒,可能會產生各式退縮(withdrawal),例如:偏好獨自工作、減少建言等等。然而,人們何時會產生羞恥感,以及在歷經負向情緒後會如何自我復原呢?

Photo by Ono Kosuki on Pexels.com

根據認定威脅評估(identity threat appraisal)的觀點,當主管對部屬的績效表現給予負面回饋時,部屬會將負面回饋評估為工作任務的失敗或未達工作標準,進而對自己抱持負面的自我意象(self-image);這種將工作失敗歸咎於自己能力不足的評估,將會引發部屬的羞恥感。不僅如此,Xing等人(2021)發現,當主管與部屬擁有高品質的交換關係(leader-member exchange, LMX)時,部屬會基於回報主管的義務,覺得自己未能符合主管期待;或是基於信任主管所提出的回饋是合理的,因自責而雙雙加深了羞恥感。最後,部屬為了彌補前一天的工作失敗,以及挽回主管對自身能力的信任,隔天便會努力提高自身績效、多從事角色外行為;但是,這些自我修復的行為也可能引發部屬情緒耗竭(emotional exhaustion)。

有趣的是,具有高品質交換關係的部屬,會在五天內降低因羞恥感而促進工作績效的正面作用,並開始急轉直下。因此,應特別留意部屬面對負面回饋的壓力時,如何自我調節負面情緒?建議組織可以為員工舉辦管理自我情緒的培訓活動,幫助他們適應瞬息萬變的工作環境。此外,主管也能透過學習同理、肯定式探詢(appreciative inquiry)、共同建立學習目標的方式給予部屬回饋。值得注意的是,當主管與部屬擁有高品質的交換關係時,由於此類部屬對主管的回饋較敏感,主管更應該要注意表達的方式,以免加深對部屬的傷害。

參考文獻:

Xing, L., Sun, J. M., & Jepsen, D. (2021). Feeling shame in the workplace: Examining negative feedback as an antecedent and performance and well‐being as consequences.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42(9), 1244-1260. https://doi.org/10.1002/job.255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